疾风跟在赵堇城身边那般久,这些事情,她基本上也是能够猜到的。

  当然,疾风也着实是累了,当下便对着若虞拱手行了个礼,然后便退了出去。

  暗香是担心疾风的,若虞瞧了她一眼,便也识破了她的心思,微微勾了勾唇,若虞便对着暗香使了个眼神儿,暗香明了,屈膝对着若虞行了个礼,也追疾风去了。

  待两人都离开了之后,若虞便问了玉儿一句:“而今宫里头的事情也当是差不多了,那些百官们府中的女眷可都出宫归府了?”

  自家主子这样一问,玉儿都觉得有些惊讶。

  她惊讶的不是别的,而是自家主子与王爷两人之间的默契。

  微微弯了弯唇角,玉儿对着若虞行了一礼,然后答:“您与王爷当真是心有灵犀,今日一早,王爷便去请示了太后,着那些夫人们归府了!”

  请示太后?

  突然间,若虞似乎明白了些什么,玉儿的那一声“心有灵犀”可当真是没有白说的,还当真是!

  在这个时候跑去给太后请个旨,一来可以试探她一二,这二来么……即便是之后再出些个什么幺蛾子,到时候怪下来,那也是太后担着的,毕竟啊……这可是经过太后同意的!

  想到这里,若虞心头倒也是放心了下来。

  说实话,她这心里头也是一直担心着赵堇城的,而今瞧着他处理的法子,倒也着实是一个稳妥之法,说白了,还是她瞎操心了!

  也对……赵堇城是什么人呐?他怎么可能会让一个女人给算计了去?他不去算计别人就不错喽!

  他那头没有什么问题,若虞这头才能够安心,深吸了一口气,若虞便直接问了玉儿一句:“先前有让你注意着那杨妈妈那头的动静,这一段时间,可有什么异常?”

  微微摇了摇头,玉儿也是回答得干脆:“杨妈妈那头也着实是没有什么,想来近来也没有什么事儿值得她慌张的,况且……这事儿也未多长时间,那些消息,应当还没有那般快传入她耳。”

  听到这话,若虞微微的点了点头。

  如玉儿所言一般,着实是这样,不过话又说回来,她们的时间可是富贵得紧呐,压根儿就没有时间可以拿来浪费的。

  轻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,若虞便又道了一句:“如此这般慢下些的话,怕是有些不妥,这样,你且去煽一煽风,将某些重要的消息传到杨妈妈处,届时,我不会相信她不会有什么动作!”

  自家主子所指的“某些重要消息”,玉儿是知晓是什么意思的,闻声,当下便屈膝对着自家主子行了一礼,然后便离开了这里。

  待玉儿离开后,若虞便又回了主屋,瞧了瞧自己先前想事情时,用宣纸列出来的那些人的关系,在瞧着某一处时,眼神却变得深沉了些……

  那个人……竟然是那个地方的人!

  若虞在等待着一个时机,一个能够让花楼的杨妈妈有异常举动的时机!

  而这个时机一直迟迟未来怎么办呢?若虞的办法便是直接创造这个时机!

  至这天后又过了两日,赵堇城已经成功的将皇帝与安玉容合葬在了一起!

  这事儿一定,若虞的心头倒也安稳了下来,不过……还有一事儿,她她心头一直在意着,那便是杨妈妈的事情。

  等待了两日,杨妈妈那头终于是有了动静,若虞坐在主院的院子里头那石凳上,一手端着凉茶,一边听着玉儿的话。

  “果然如主子所料,那件事情一传出来后,花楼的杨妈妈,果然是有了异常的举动!”

  早便是意料中的事情,所以,若虞倒也没有多大的反应,只是轻轻的吹了一口自己手中端着的凉茶,然后便又轻轻地抿了一口,问:“所以……她做了什么?”

  听到自家主子这话的时候,玉儿还是愣了一下,缓了缓,随之便答:“去了钱庄。”

  “钱庄?”前面的事情她基本上都能够猜到,可是……她去钱庄?为什么呀?

  玉儿似乎也特别的不理解,因为发生了这么多事情,按理来讲,这位杨妈妈虽然有所异动,但也不应当是直接去钱庄啊,莫非这钱庄与她有什么关系?

  想到这里,若虞当下也忍不住拧起了眉头。

  若虞若是说自己现在没有什么疑惑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  微微抿了抿唇,她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,而后便招来了玉儿道:“她现在在何处?”

  玉儿闻声,当下也是愣了一下,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,屈膝再次对着自家主子行了个礼,玉儿答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婢女也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胜决只为原作者桑榆小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桑榆小叶子并收藏婢女也秀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