虞歌一生中,有过两枚玉玲珑,一枚是灵司耀赐给她的上好翡翠,也就是现在她手上的这块。

  还有一枚玉玲珑,是凤卿尘送给她的,佩戴于胸前,两块玉虽说都叫玉玲珑,但是质地却是天差地别。

  灵司耀给虞歌的,是一块上好的翡翠,有着透亮的光泽,在清风的吹拂下,会发出悦耳的声音。

  而凤卿尘的那块玉,与其说是玉玲珑,不如说是血玲珑,血玲珑是玉中极品,纯白之中透着丝丝血红,寻遍全国,也不见得能找到一块。

  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,虞歌也不知道这血玲珑如此贵重,只以为它是一块质地上乘的玉器而已。

  华兰惊慌失措,将身边能拿得到手的东西立马拉过来护住自己,这个玉玲珑,她太熟悉了,当初先皇赐了两块给灵司耀,灵司耀将其中的一块,送给了虞浅母子。

  “你,你是那女人的孽子!”

  “瞧,你老人家,现在怕什么呢?你一向都是雍容华贵,气度不凡的,这番神情,可不该出现在你的脸上。”

  华兰活了大半辈子,有一半的时间都是为了灵司耀,为了灵笙在周旋,她不怕自己手上沾染了多少鲜血,只要他们过得好,她就安心了。

  “灵歌,长母待你一向不错,你在宰相府的时候,我也没有过多的苛责过你,你如今还活着,那自然是最好的,待明天我与你去寻你父亲,让他风风光光的将你迎回府。”

  “前一刻,你不还唤我为孽子吗?此刻的口风,怎改得如此之快?”

  华兰想活下去,她想要尽力的讨好面前的这个女子,刚刚情急之下,那话只是脱口而出,再三斟酌之后,她必须全力周旋。

  曾经的云昭郡主就是灵歌,灵歌是虞浅的女儿,她得将这个消息告诉灵笙,要不然以后的日子,笙儿在明,灵歌在暗,笙儿怎么斗得过这个女人。

  “刚刚是长母不好,是被你吓到了,情急之下,胡言乱语,当不得真。”

  华兰说的对,在宰相府时,她的确没有亲自处罚过虞歌,但每一次,都是经过她的授意,府中的人才敢如此肆意的欺负她。

  尤其是在母亲失宠后,那些恶奴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。

  “华兰,你如今这假笑的面孔,始终是装不出来当年的那般亲热了吧?”

  在府中的这么多年,虞歌从未说过华兰的不是,她之前以为,大夫人只是有些强势,而且还在自己受欺负的时候帮过自己,虽然她帮自己的时候,都是灵司耀在身边的时候。

  但是那时候的虞歌,虞浅没有教她怎么辨别人心险恶,便傻傻的以为,长公主是一位贤惠的主,她手下的那些嬷嬷暗地里对偏院使诈,她一定不知情。

  “灵歌,你这次回来干什么?那么多年,你去哪了,长母寻你寻的很长时间。”

  寻她?知道自己在何处的不也是她吗?若不是后来楚潇为了让虞歌成为自己的棋子,对以前身在红楼的那个自己做了假死的话,只怕是到了现在,她依旧身在红楼中。

  “我在楚潇身边啊,哦,对,那时候他还是摄政王。”

  “你为何要与你妹妹争一个男人,灵歌,笙儿在府里一向是最喜欢你的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楚潇虞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胜决只为原作者黑心的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心的猫并收藏楚潇虞歌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