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会?”虞歌知道她们伤的很严重,但从没有料想到结果如此之坏。

  墨奕也不敢耽误时间,立马领着虞歌进了将军府后院的厢房里,那里面,躺了几位姑娘,面色苍白,双眸紧闭,没有一丝生气。

  “将军,麻烦你先出去,我想看看她们的伤势。”

  她们都是女子,墨奕一个大男人,自然是不方便在场的。

  墨奕走后,虞歌才将视线缓缓的移向了屋里的这三个女子,自从知道了墨奕对自己的真实情感后,虞歌连对他的称呼都特意的改变了,但是看之前的墨奕,还是一直傻笑着,便知道他没有将这个称呼放在心上。

  这个屋子里的光线还算是良好,看得出来,墨奕用了一些心思。

  虞歌走到,将窗子打开,外面清鲜的空气猛然的钻进了屋子,屋里那奇异的媚香味被冲淡了许多。

  三个女子安静的躺在软塌上,在屋子的东西南三个方位安然的躺着。

  虞歌动用神识,三人的神识非常弱,弱到虞歌都探寻不到半分她们的生息。

  杨甜的伤势算是比较轻的,这一整天中,只有她能清醒一两个时辰了,虞歌放下小甜的手,用内力将她体内堵塞的淤血强行疏通。

  小甜感觉喉咙一痒,一口污血便吐了出来,她双眼迷离,朦胧的看不清来人的模样。

  过了许久,上方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  “你怎么样了?”

  “媚主,媚主我。”小甜挣扎着想要起来,身体却像是被灌了铅一样,沉重不已。

  虞歌双手按住了她想要起来的举动,声音清冷,却带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怒意。

  “小甜,你可知道,是谁攻击你们的?”

  “是大炎有名的暗杀组织头脑青龙。”

  青龙,他们与自己想来无冤无仇,怎么会对这几个小丫头下如此重的杀手?

  “媚主,秦冰姐姐她?她可能活不久了,她?”

  杨甜注视着秦冰的方向,秦冰的神色苍白。鼻翼之间的呼吸微不可闻,虞歌走过去探了探她的体温,冰凉异常。

  再往右,一段空荡荡的袖子掩藏在被子下,秦冰的手臂,竟然被人硬生生的卸了下来。

  断臂处,鲜血染红了衣袖,尽管包扎了多次,依然堵不住那喷涌的鲜血。

  魅林的媚女,鲜血尤其珍贵,寻常人失去了大量的鲜血都不能苟活,更何况是以魅血为尊的媚女。

  秦冰向来是她们四个侍女中办事效率最高的一位,平时做事风风火火,极其护短,在大炎王朝这么多年来,小甜便是在她的保护下成长的。

  那般骄傲神气的一个女子,此刻躺在床上,没有任何生息。

  “真是畜生。”

  小甜的眼睛红红肿肿的,看得出来,这几日的她,过得有多绝望,林羡姐姐和秦冰一直没有醒过来,只有她,每日看着她们的生命在流失,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。

  “那人是青龙?”虞歌的手拿着空荡荡的袖子,越握越紧,秦冰跟了她半年有余了,她虽然大大咧咧,但是却将感情看得极重。

  “是,他是大炎有名的暗杀

&emsp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楚潇虞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胜决只为原作者黑心的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心的猫并收藏楚潇虞歌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