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薄荷仙子,我来还个人。”男子说完之后,将怀中人儿的披风缓缓拿下。

  虞歌身体虚弱,半身倚靠在凤卿尘怀里,暧昧迤逦至极

  披风落下,一张苍白柔媚的脸现于众人眼前,女子眉间的心莲灼灼生辉,一股强大的气压迎面而来。

  众多族人不禁身体半曲,这是媚主天生的威压,这是来自媚人血脉传承的王者气势。

  女子淡然一笑,充满了魅惑之力,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  只是失神刹那,魅林深处一干众人由内及外,跪满桃林。

  “恭迎少主回宫!”声音气势,足以惊动方圆十里的任何一户人家。

  清心宫内的众人听到此动静,立马飞身掠出十多个人影,立于众人最前方,却也是在见到虞歌的刹那,半膝跪地,恭敬十足。

  “起。”女子吐气如兰,嘴唇微启,淡淡的飘出这一个字,却是寒冷至极。

  抱着虞歌的凤卿尘手一紧,这样的她,真是陌生。

  “是你吗?孩子?”

  清心宫内传出一浑浊之音,众人目光立马变得尊崇起来,他们匆匆起身,给中间留了一条宽敞的道路。

  虞歌心里刚升起疑惑,便看到清心殿里一老者慢慢的踱步而来。

  老者身形缓慢,脸上沟壑纵横,身子骨却是十分硬朗,他的眼睛空洞,似乎能洞察外界的一切事物。

  不知为何,虞歌对此人,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之感。

  “冥老,是媚主。”薄荷仙子恭敬的回道,冥老是族中长老,近十八年来,族中所有的大小事务,都是由他一手操持。

  他的威严和地位,在族中,无一人敢质疑。

  老者点点头,眼睛直视着虞歌,虞歌倒也是不逃避,就那么和冥老对视着,她从凤卿尘怀里走出。一步一步的走向老者,步调虚弱却坚定。

  女子来到老者身前,目光如炬,突然一下跪在老者身前。

  “冥老,青华在来的路上和我提过您。”

  老者感觉眼角有些湿润,她长得真像她娘,尤其是这双眼睛,充满了倔强和不甘。

  “媚主,你跪不得老儿,你的地位,在老儿之上。”

  虞歌置若罔闻,头重重的往下磕,众人的心都颤抖了,从古至今,从没有媚主向族人下跪过,就算叩首之人是长辈,是至亲,也从未有过。

  “第一跪,是替我娘赎罪,当初若不是我娘赌气出走,也不会将族人置身此等灾难之中。”

  众人心中默许,这一跪,他们心中的心结彻底的打开了,族人上万的性命,前任媚主的确做得有些过火了。

  冥老想要去扶虞歌的手楞在半空,这一跪,他无法拒绝。

  “第二跪,跪祖父的养育之恩,若不是祖父的精心培养,我绝不能有这样优秀的母亲。”虞歌又重重的往下磕了一个头。

  就算母亲在众多族人眼里是做错了事,可是在虞歌心里,她永远都是最优秀的母亲,是虞浅,给了她最

  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楚潇虞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胜决只为原作者黑心的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心的猫并收藏楚潇虞歌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