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离歌将手中的东西珍藏好,神情又恢复如之前一般的云淡风轻。

  “圣主,你不回障林了吗?你的病?还有虞姑娘?”

  男子眼中在听到虞姑娘三字时,带了丝柔软。

  “不回去了,你们寻的寒冰床,给我想个方法,将它挪到王宫暗阁里来。”

  歌儿现在已经不在魅林了,他回去,又有什么意义?百毒障林,曾经是他发病时期的避风港,可是现在,不需要了。

  “是,属下马上回去准备。”

  “告诉噬骨,让他去为我寻一下凤鸣笛,寻到之后,送给初家之女。”

  初家之女?就是那个温柔娴静的初婷婷吗?圣主怎么突然对她感兴趣了?炼魂自然不敢质疑,领了命令之后就急忙闪出了王宫。

  难道他炼魂,一辈子都是奔波的命!

  初婷婷,是初枫林最为宠爱的妹妹,而初家,是云朝国世代的将才世家。

  初婷婷原本不姓初,而是姓武,当年流寇乱世,武婷婷与家人走散,后面又遇上了下山打劫的盗匪,见这小姑娘生的清秀,便把她掳了去。

  幸亏当时初家老爷子刚好经过那处乱地,便顺手救下了她,

  将武婷婷带回府后,这女孩子极其懂事,时常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初久,看得初久这老爷子心都化了。

  初久总共有四个孩子,四个孩子都是儿郎,他心里便一直落下了一块病,就想要一个乖巧的女儿。

  看着武婷婷如此乖巧,初久便收了她,武婷婷改了姓,有了栖身之地。

  后面国家边疆混乱,初家三个儿郎上了战场,结果全部战死,初家便只剩下最小的儿子初枫林和初婷婷了。

  初枫林的才情和智谋都极其不错,若是凤离歌收为己用的话,这云朝国的边疆,才可以真正的说是固若金汤。

  而根据暗夜的调查,凤离歌才知道,这初枫林,唯一的弱点便是自家最小的妹妹初婷婷,而且,两人的感情不一般。

  偌大的王宫静悄悄的,侍奉的宫女太监都不敢出声,这三年来,虽然帝君没有使出什么残酷的手段,但是一个个得罪他的,都没有好下场。

  就连两年前,强大如陆尚书府,让它倾倒,不过也只是瞬间之际。

  而誉王,凤离歌的三皇叔,才过四十,却因为目睹了了王妃尸体横陈,惨死池中的场面,现在一度不举,在官场,情场,一再失意。

  过了一会儿,小清子进来通报,太妃在后宫设了宴席,说许久不见帝君了,十分思念他,让他抓紧时间过去。

  思念他?怕不是厌弃吧?

  凤离歌乘坐皇辇到了清心宫,里面笙歌传出,凤离歌到的时候,屋里的人跪了一片。

  “起来吧,在母后的宫里,不必如此拘泥。”

  那跪在地上的,还有许多侯门贵女,平常时候,她们根本没有机会见到天子真颜,无不都是胆战心惊。

  没想到云朝国的天子竟然如此和善,她们缓缓起身,凤离歌已然入座,一身白衣显得他超凡脱俗,尤其是衣服角落处的几棵墨竹,带着不染俗世的清心之力。

  这样的男子,相貌俊宇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楚潇虞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胜决只为原作者黑心的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心的猫并收藏楚潇虞歌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