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也很少用手机,只有在需要的时候会开机,而这种时候,他开机大多数也只是为了看看时间,偶尔看看手机相册里边存着的几张和金宝以及大明在一块的老照片。jnshuwu.com

  他抽的烟头、喝过的水瓶子、吃过的面包饼干塑料袋,都会统一先放到桥洞里存着,先不丢,一直等到了晚上凌晨两三点的时候,才独自一个人将白天产生的垃圾先放河水里洗一遍,再顺着桥下的马路往前走个两百多米,丢到路边的垃圾桶内。

  这种苦行僧一样的日子,杨超群挨了三天。

  而这三天里,市局却在承受着极大的压力。

  这压力有内部的、外部的,外部的主要是舆论压力,足足过去三天了,新闻媒体还在报道,天河机场已经加大了防控力度,检查站内24小时都有特j甚至防暴j在巡逻着,同时,天河机场周边,还有不少百姓在茶余饭后谈论着。

  其实外部压力还是次要的,对市局来说,最主要的还是来自上层的压力。

  三天了,还没抓到人,这事儿让市局的老李都愁坏了,头上的白发都多了几根,上头基本上每天两三个电话打过来问他进展怎么样,而他只能说一些软数据而应对,在对案犯的线索上,至今毫无头绪。

  上午十点多,老李拉着市局的几个头头脑脑到了办公室开会。

  会上,老李抽着烟,满眼血丝地瞪着参会的几个同僚,声音低沉地问道:“各位?到底问题出在哪呢?!三天了!各大交通要道全部设卡拦截,按道理,案犯不可能逃出去!可这都三天了!他在哪呢?!”

  老李话一说完,立马就有一名稍微有点秃顶的中年男子迟疑着说道:“会不会是案犯躲在某个出租屋内呢?他事先就准备好了大量的食物和水,别说w市了,就是黄p区也这么大了,常驻人口上百万,他要躲在黑出租屋里,咱怎么找得到?”

  秃顶中年话刚说完,立马有人反对,“我保留意见,咱现在已经把全市的静力都调过来了,以天河机场为中心,辐射周围五十里之内,所有的宾馆、酒店、网吧、洗浴城等娱乐休闲场所以及一些小旅馆几乎都上门查了,每天都在上门征集线索,就查没掀个底朝天,把所有人都挨个拎出来问了,他如果躲在出租屋内,不可能没一点线索。”

  秃顶中年闻言一瞪眼,“那你说他现在在哪?躲在某个山洞?当代的山顶洞人啊?”

  闻言,另一个体格偏瘦,戴着无框眼镜的中年扶了扶眼睛,皱眉说道:“老唐,你也别呛了,我觉得吧,首先案犯还没跑出去这是肯定的,我们这么大的力度在排查,绝对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,至于他躲在哪呢……我有一个思路。”

  听到这话,老李眼睛微微亮了下,点头示意说道:“老钟,你有什么好的想法,不妨说说看。”

  眼镜中年喝了口茶,润了润喉咙,沉吟说道:“我们不妨假定一个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狼抬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胜决只为原作者了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凡并收藏狼抬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