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第一次空间震动,是三十四年前的新年前后,当时为了满足母亲多年来的梦想,父亲拿出攒了五年的积蓄,带着母亲和年幼的我来这里旅游,时间过去太久,具体的经历我都忘得差不多了,但刚刚离开中转大厅时,眼前景象带来的震撼是怎么也忘不到的。kdshuwu.com”

  “五年的积蓄就能来这边旅游一次,在当时来说已经是中高层收入者了,平时见得场面也不少,但那一次真的被这边的异域风光震撼到了,到现在有时候做梦还会梦到呢,除此之外,记忆最深的就是空间震动了。”

  “第一次爆发的时候,人们可不像现在这样麻木,当时不少人都被吓坏了,包括一部分相对弱小的控能者,他们无法通过能量感知到空间的稳定性并未破坏,还以为空间都要崩溃了呢,在惊恐的驱使下疯狂逃窜,相互踩踏之下,造成了不少死伤,呵,没被震动伤害,反而是自己伤害了自己,也是够蠢的。嗯?你那个诡异的眼神是什么意思?而且你的手指在数什么?”

  离开了小木屋,两人在人造花园里并肩漫步,很快就走到了大楼的边缘,透过通透明亮的落地窗,外面的风景看的清清楚楚。

  大楼的位置处于黄金地带,高度也足够出众,视野非常好,绿区的大半街景都能尽收眼底。

  雪公主说的不错,长期在源能之都居住的人,现在早已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空间震动麻木了,这才过了五分钟而已,外面的骚动就彻底平息了,绝大部分街区都已经恢复正常,街上的车流和行人再次川流不息。

  虽然可见范围内的行人们正在进行远程通讯的比例异常的高,就算没有打电话的,也往往都在和身边的人交头接耳的讨论着什么,但他们的脚步却并不慌张,神色也……好吧,一个个眉飞色舞的,不仅没担忧害怕,反而格外兴奋,就像刚刚经历了什么好玩的事一样。

  这何止是麻木啊,简直就是把它当成了节日庆典一样对待。

  “不不不,没什么,我绝对没计算时间,也没琢磨年龄问题。”乌鸦一本正经的用力摇头,“只是在计算第一次爆发会造成多大损失而已,我可是象征诚实与善良的乌鸦,绝对不会说谎的,相信我。”

  “呵呵呵呵,难怪小佩天天骂你小王八蛋混蛋小东西之类,却从来没有真生过你的气。”雪公主反而笑了,没好气的说道,“你想多了,他们一直陪我到十三岁呢,可没有死在第一次爆发里,提起他们只是巧合,用不着你转移话题,何况就算他们真的因此而死,我言雪也还没软弱到需要别人用这种方式来安慰的地步。另外,你偷偷在心里叫我雪阿姨雪奶奶这笔账我记下了,你最好别让我找到算账的机会。”

  “喂喂,过分了啊,什么都明白居然还找机会记仇。”

  “居然没反驳,你心里果然这么叫了吧,哼哼,小心眼又不只是乌鸦的专利,这可是女人的特权。”雪公主白了乌鸦一眼,“行了,别废话了,只是这次空间震动刚好让我回忆起了那次的经历,心里有点感慨而已。那次不仅行人这边乱成一团,交通也一样,满大街都是碰撞的车辆,还有从天上掉下来的飞行器,整个绿区到处都是火与烟。那次一直到了晚上交通也没完全恢复,哪像如今,事故虽然也不少,但几分钟就基本恢复正常了。”

  是的,交通已经恢复了。

  三十秒的空间震动,造成的交通事故确实很多,几乎每条街都有,但绝大多数都并不严重,毕竟交通拥挤,车行缓慢,想严重都严重不起来,又是这种不可抗力造成的,基本都是下来看看就各自想办法修车去了,处理的非常迅速,很快就恢复了通行。

  也就只有少量磁浮车由于悬空高度不上不下比较尴尬,空间震时反应空间太小,以至于坠毁在地面的车辆头上,才导致了比较严重的事故,视线内看到的爆炸和浓烟,基本都是由它们引起的。但摔和冲撞导致的结果是截然不同的,摔只局限于一个小范围内,看着浓烟滚滚声势浩大,其实影响小的可怜。

  “第一次爆发带来的直接影响持续了至少十天,据说当时有好多人因此破产。”雪公主的语气里能听出点幸灾乐祸的味道,“不过从那以后,源能之都里倒是多了条法律,所有高层建筑必须安装刚性护盾,如果违反,因此造成的损失由建筑所有者自行承担。”

  乌鸦很理解雪公主为什么幸灾乐祸,因为他也目睹了下方称得上惨剧的几处事故现场。

  制造惨剧的并非磁浮车,而是飞行器。

  空中的喷气飞行器一般不会坠毁,但它们速度大多非常快,飞得高的那些倒也不怕,但有少数飞行器的高度没拉升起来,正在建筑之间穿行,如果在空间震动爆发的时候驾驶员又刚好处于手动操作状态,那就真热闹了,转向或者拉升肯定来不及了,原地停下来又不现实,一头撞上建筑就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了。

  下面就由不少例子,至少有十几处火光和爆炸,是飞行器撞上建筑造成的,好在大多飞行器在撞上建筑前,建筑外就弹出了一道刚性护盾,随即飞行器撞到护盾上炸成一团火球,损失的仅仅是驾驶员自己的财产,一架飞行器而已。

  但是有两处建筑不知为什么,护盾没有及时弹出,飞行器一头撞了上去,从窗户层直接撞进了建筑内部,飞行器随即发生了爆炸,连飞行器带建筑内部的设施,被爆炸掀起的冲击波彻底摧毁。这里可是寸土寸金的绿区,大型建筑的内饰没有普通的便宜货,个个都是天价,这一炸给建筑所有者造成的经济损失,想想都让人笑的合不拢嘴。

  “直接影响持续了十天,但是间接影响一直持续着,至少十七年前我正是入驻源能之都的时候,影响还在继续。”雪公主笑了笑,从窗外收回目光,在花园里慢慢徘徊,“不过那时还在关注这一现象的,只剩下了一部分顶级强者,其中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七界之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胜决只为原作者京城浪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京城浪子并收藏七界之都最新章节